2016年5月8日

秋季未深時·京都篇:仁和寺 / 龍安寺 / 金閣寺

出遊最怕遇上雨天,也因此更改了原定計劃,把嵐山一日游挪后。秋季的雨天真不是一般的冷,套著寒衣還是覺得手腳冰冷,快步的走到巴士站,順利搭上剛好到站的59號車,車裏真暖。京都的寺院很多,這天就在京都右京區來個寺院一日游。

2016年4月10日

秋季未深時·京都篇:京都禦所

錦市場之後已是午後,適逢碰上京都禦所的秋季開放,二條城和京都禦所之間只能選一的情況下,就選了京都禦所。從錦市場前往禦所,如果有時間慢慢耗,步行也可抵達。可當時對於日本的一切還在適應中,所以還是乘搭地鐵。

京都禦所,也就是天皇的故居。那段時期非常沉迷《天皇的禦廚》 ,雖然《天皇的禦廚》的取景地是東京,故事發生在昭和時期,與京都禦所扯不上關係,可就莫名對日本天皇有所憧憬,被日本古建築深深吸引,參觀皇室的起居也是不錯的見識。

2016年4月3日

秋季未深時·京都篇:起始 / 錦市場

晨早抵達關西機場,夜班機上輾轉難眠,懞松出匣。對旅人來説,機場便是旅途的始點,也是重要的資料補給站。在適應新環境的當兒,先去咨詢中心購買各種所需的交通券、拿地圖。雖然科技發達,但我始終愛拿著地圖去探路。(雖然地圖不到一小時就被我搞丟了。)
機場沒拍到,回到旅社補拍的交通券
一早決定重點旅遊京都,所以並不逗留大阪,直接前往京都。從機場去京都有幾項選擇,最快速的方法便是乘搭新幹綫。可我並沒購買JR券,單程票价也不便宜,櫃檯小姐知道我有購買Kansai Thru Pass,因此推薦可使用交通券的路綫,雖然所花費的時間比較長,也需轉換數次列車,但這不失為緩和異地衝擊的好方法,藉由路途去適應當地生活形態。

2016年2月28日

怪物之子:滋養怪物

誰人心中沒有黑暗?誰人心中沒有怪物?這些我們都懂,只是不知道怎麽相處而已。

那隻住在黑暗中的怪物,它可以是善良的,也可以是邪惡的,甚至是強大的。可是,我們害怕那隻怪物,因爲看不到它,似有還無的存在,說是共存卻又那麽的飄渺。有一天,當怪物成長到無法控制的時候,我們才能見到它的真面目。可怕嗎?其實不然。用什麽去滋養,它就會變成什麽。可是,很多時候我們都選擇了逃避,不願承認自己默默在養著一隻怪物。被吞噬后的迷失,在假想的世界裏去狩獵敵人,還有什麽比這更空虛?

2015年11月15日

秋季未深時·京都篇:住宿

我一直有個日本夢。十年前,日本對我是個遙不可及的地方。那時即使非常嚮往,卻在高消費、語言不通的阻礙下止住。從此,日本就成了我旅遊的終極目標。當時,常常告訴人,如果有天可以去日本旅遊,我的人生就已經沒有遺憾了。

而今,時代的轉變,科技的進步,當年遙不可及的夢想終于可以實現了。誠如前話,我真的覺得人生中已經刪除了一個遺憾,多了一個很棒的體驗。所以,日本行無論如何都要獨自前往,祇有這樣才能確切的感受到夢想成真的美妙!

遊記很難寫,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去整理此趟行程,每個事物都是一種特別的存在,寫多似乎會破壞那微妙的和諧。在考慮著以何種形式著墨時,就先以住宿體驗為開端吧!